村子里的协商民主:把“约定俗成”制度化

2019年06月21日 10:57中国网

24岁的张思思是天津宝坻区周良庄村的村级事务助理。每天下午,她都会拿起桌子上印着“民情记事”的工作簿,到村民家里走访,这是她每天的“必修课”。

张思思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把村民的诉求反映给村民委员会。“村民们把事情反映上来,大家再商量着办,做出村级决议之前,村民们都能反映自己的意见。”张思思说,像她这样的村级事务助理,周边的每个行政村都有。

自2013年6月开始,天津市宝坻区推进农村基层协商民主,建立村级民主协商议事会,创新多种制度促进基层协商民主发展,让群众更加广泛地直接参与村级事务决策、管理和监督,“村级事务助理”就是为这项制度设立的一个岗位。

“协商民主就是有事大家商量着办”

在农村,土地是个大问题。随着现代农业的发展,农村土地使用权流转成为趋势,但在推行过程中,并不是那么容易。“有些老百姓就想,我作为农民,没有了地咋办?”宝坻区周良庄村支部书记李广恩说。

关于周良庄村的土地流转,70岁的村民张学义讲了一个故事:“土地流转刚开始的时候,有些村民想把土地承包出去,然后外出务工。村里的党支部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根据这些意见召集村民代表协商,有不少人表示不同意。但是,土地流转的确对大家有好处。于是,我和村干部们就去做那些不同意的村民的工作,给他们算算经济账,家里有多少地,一年能收入多少钱,承包出去能回报多少钱。这一算,他们看到收入增加了,就都同意了。”

张学义是村里的“五老议事会”成员,还是村务监督委员会委员,村里协商民主的事,他都参与其中。从2012年开始,周良村开始设立村级“五老议事会”,邀请老教师、老军人、老干部、老党员、老模范等在村里有威望的人参加,让他们在村级协商民主中发挥作用。

在周良庄村关于土地流转的民主协商议事会上,包括村干部、村级事务助理、村民代表、村“五老议事会”成员在内的30人出席了会议,大家公开讨论。“除了这些固定成员,只要是本村18周岁以上村民都可以参加。”

“有事情先民主协商,把村里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和当事人都吸收进来,让大家提出意见,在此基础上再进行细化,最后形成决策,这样基本上各方利益都照顾到了,大伙儿就满意了。”李广恩说。

在田邢庄村的一份关于土地流转的《田邢庄村民主协商会议议案入户征求意见表》上,有两户村民一开始签署的意见是“不同意”,后来改为“同意”。该村党支部书记王学兰道出了其中的原委:“我了解了这两户不同意的原因后,就带领干部们上门调解,我们承诺给他们进行技能培训,在城里找工作,这样一来他们没有了后顾之忧,就签署同意了。”

“啥叫‘协商民主’?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有事大家商量着办!”田邢庄村村民李景泉这样说。

把“约定俗成”制度化

有事大家商量,是宝坻区农村约定俗成的工作方法。李广恩说:“村里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协商民主了,不过当时没有现在这么系统。过去一直都是村务公开,这样为后来的协商民主打下了基础。现在有了协商民主制度,把很多村务都进行了完善。”

“在多元化的市场经济条件下,将中国传统的和谐文化和协商精神从其旧制度的基础上剥离出来,在现代法治理念框架内加以运用,有利于构建协商民主所需要的公共精神和公民美德。”南开大学哲学院院长、当代中国问题研究院协商民主课题组成员王新生说。

宝坻区2013年10月下发了《关于推行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制度的意见》,开始将农村的协商民主制度化。这份文件中,村级民主协商议事会的协商内容分为重大事务和一般性事务。村级重大事务包括:村规民约的制定和修改;本村发展规划、村庄大发5分3d规划的制定和调整;村年度工作计划及资金预算安排;土地调整、流转、承包经营,征地补偿费的使用、分配等十余个事项。村级一般性事务包括各类先进个人和集体的推荐、困难户的村级补助、村民纠纷处理等事项。

宝坻区在推行协商民主制度的时候,创造出“六步决策法”:1、议题由村党支部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提出,也可以由村级服务平台征求村民意见形成。2、村级事务助理对协商内容进行审核,及时确定议题,并公示召开协商会议的时间、地点和内容。3、按期召开会议。4、会议以大多数人的意见作为本次协商的结果,及时上报上级领导部门审核批复。对协商未果的议题,择机进一步协商。5、批复后的协商结果,及时公布。6、协商结果作为落实村级重大事务的决策基础。

这样的协商制度也让村民们的民主意识更强了。一次,周良庄村在执行《周良庄村家庭养犬管理办法》的时候,50岁的村民郑凤荣有些想不通:“农村养狗还要打疫苗、登记?还不能放养?”后来,她听取了村干部和村民代表的意见:万一狗伤到别人怎么办?而且放养还不卫生。郑凤荣觉得有道理,她表示:“既然是大伙儿商量出来的,就按这个办。”

原文发于2015年2月27日 中国网

评论一下
评论 共有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
返回顶部